欢迎光临新疆赛天山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招商详情

饮料行业融资遇冷

发布时间:2023/10/26

即饮咖啡复合增速8.2%、电解质饮料增速50%、气泡水市场规模有望达到320亿元……饮料细分赛道持续扩容,背后的资本动作也较为频繁。

近三年以来,尽管农夫山泉、东鹏饮料已登陆资本市场,但冰峰饮料与天地壹号上市进程按下暂停键,汉口二厂最后一轮融资停留在2020年,规模过亿的融资案例逐年减少,体现出金融资本对饮料行业的投资热情有所减弱。另一方面,产业资本却日趋活跃,天府可乐、汇源果汁引入新控股股东,元气森林、东鹏饮料、亲亲食品、洽洽食品均在加码饮料产业链投资。

据业内分析,饮料行业周期长,估值高,上市不确定性增大,影响了金融资本的投资力度,产业投资体现的则是原有赛道头部企业或实力企业的品类扩张需求,不断突破发展瓶颈。

饮料。 图/IC photo

上市难度增加

过去三年,“上市”成为饮料行业的一大关键词。最先行动的是农夫山泉与东鹏饮料,两家企业同在2020年披露招股书。同年11月,中粮包装也在公告中透露,双方战略合作有助于加多宝集团整体上市。如今在加多宝官网,仍可以看到题为“加多宝集团回购中粮包装股份,为重组上市开路”的文章。

除上述企业外,冰峰饮料在2021年7月递交深市主板上市申请并获受理。2022年3月,新三板挂牌企业天地壹号发布公告,拟在深交所主板上市。汇源果汁董事长鞠新艳也在今年年初举行的重整后首轮经销商大会上表示,公司计划在满足持续经营3个完整会计年度后,于2026年提交主板上市申请。

在众多拟上市饮料企业中,成功者并不多。农夫山泉与东鹏饮料分别于2020年9月、2021年5月完成上市。冰峰饮料原定于2022年5月19日上会,但在前一天突然撤回申报材料。今年3月,天地壹号也因公司经营及战略发展规划调整宣布撤回上市申请。

对于撤回材料的实际原因及下一步上市计划,冰峰饮料截至发稿尚未回复。天地壹号5月14日回应新京报记者称,“暂时没有相关回复”。有知情人士透露,天地壹号提交上市申请时实施的是审批制,对于申报企业有三年连续盈利的基本要求。天地壹号2020年、2021年盈利,2022年亏损,不符合当时的上市要求。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认为,A股IPO(首次公开募股)企业默认的标准是具有收益高成长潜力,但冰峰和天地壹号只能正常增长或维持现状,扩大产能后收益率可能进一步降低,“盈利和成长基础不够稳定,潜力不够清晰”。

此外,随着今年2月股票发行注册制全面实施,饮料企业上市再生悬念。据证监会发布的“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投教问答”,改革后主板要突出大盘蓝筹特色,重点支持业务模式成熟、经营业绩稳定、规模较大、具有行业代表性的优质企业。设置多元包容的上市条件,与创业板、科创板拉开距离。此前一直有消息传出,食品、家电、快餐连锁等相对传统、行业壁垒较低的大众消费类企业被纳入“限制类”上市范畴。

融资节奏放缓

饮料企业不仅上市路途坎坷,融资节奏也已放慢。

2020年,除去咖啡与新茶饮,饮料行业的融资明星当数汉口二厂。这一品牌继2018年获得亲亲投资的数千万元融资后,汉口二厂于2020年9月连续完成两轮融资,分别为清流资本领投、高瓴创投和碧桂园创投跟投的A轮,以及顺为资本领投的A 轮,融资金额过亿元。彼时行业有声音称,汉口二厂或将为第二个元气森林。

另有媒体统计,在2021年的278起融资事件中,有13起发生在饮料行业,其中亿元级别的融资就有3起。这一年,元气森林完成新一轮融资,由红杉中国、华平投资、L catterton领投,Temasek淡马锡跟投,高榕资本、龙湖资本等老股东跟投。本轮融资完成后,元气森林估值达到60亿美元。

到了2022年,共有11家饮料企业获得融资,其中只有东方鸿鹄的金额过亿。相较于元气森林,东方鸿鹄定位于数字化的软饮料集团。同时,汉口二厂的融资停留在了2021年,此后再无融资消息传出。

“饮料企业想要获得外部金融资本关注已经很难了。”曾在中粮基金担任执行董事的辛伟东认为,饮料行业需要大资本投入,创业门槛高,品牌成长存在偶然性,而消费者需求变化快,产品设计没有必然性。

一位不愿具名的证券分析师认为,上述饮料企业的融资更偏向增量赛道或增量品类的投资,早期的气泡水及后来的新品类融资都是如此。伴随增量减少,相关基金就会减少投资。

产业资本活跃

尽管饮料新品牌不易获得金融资本关注,但产业资本正通过兼并重组、对外投资等方式重获新生或进一步做大体量。

2023年1月,天府可乐集团破产清算的公告受到关注。正当人们感慨这家重庆老字号汽水即将消失时,天府可乐澄清称,天府可乐集团已于2018年将品牌、配方和经营转至天府可乐(重庆)饮品有限公司(简称“天府可乐饮品”)。天眼查显示,天府可乐集团由重庆轻纺控股(集团)公司100%控股,认缴出资时间为1988年。天府可乐饮品成立时,重庆轻纺控股集团也是其股东之一,但在2022年8月已从股东序列退出。目前,重庆希尔安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唐德江直接持有天府可乐饮品88.12%的股份,这意味着天府可乐已投入新实控人怀抱。

同样迎来“新生”的,还有汇源果汁。2022年6月,北京汇源食品有限公司重整方案获得通过,上海文盛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文盛资产”)注资16亿元成为其控股股东,并对外透露将为汇源设计最佳的证券化方案,力争3年到5年内实现A股上市。汇源最新业绩显示,2023年1-2月销售额增长20%,利润增长86%,2个月完成了去年一季度的总量,并希望在未来三年实现百亿营收目标。

食品饮料企业对外投资的案例也不少。据报道,元气森林已于2022年6月完成对“最喜”杏皮茶的收购,收购价格为数千万元。同时,元气森林与山海关汽水、青岛饮料集团等也进行了合作。

今年2月,东鹏饮料宣布拟围绕主业以证券投资的方式,对境内外产业链上下游优质上市企业进行投资。亲亲食品自2020年开始投资布局饮料等领域的新消费品牌。“瓜子大王”洽洽食品也参与成立了多个投资公司,投资标的涉及饮料行业。

上述证券分析师认为,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成长遇到瓶颈,或者赛道红利消失,会寻找新的成长方向,此类产业投资体现的是原有赛道头部企业或实力企业的品类扩张需求。饮料是一个传统大赛道,除新茶饮外,很难出现第二个元气森林,“这个赛道渠道复杂,投入资金较大,产品差异化也比较难打。”

2023年5月16日新京报产经周刊《冷饮热战》。

新京报记者 王子扬

编辑 郭铁

校对 翟永军